《天才在左,疯子在右》读书笔记-菜芽笔记——阅读、思考、写作
序言- 更多、更多的世界
    "道说:这里是人间;佛说:这里是六道之一;上帝说:这里是天堂与地狱的战场;哲学说:这里是无穷的辩证迷雾;物理说:这里是基本粒子堆砌出来的聚合体;人文说:这里是存在;历史说:这里是时间的积累。"
生命的尽头
    在她的眼中石头是有生命的,只是它的生命是另一种形式,她把这种形式的生命体叫"松散生命体"。她甚至想和这种生命体进行交流,她每日蹲在石头或花草前仔细研究"松散生命体",尝试着与他们交流。在她的眼中石头的生命很长很长,长到就算我们站在石头面前一辈子,石头也看不到我们,太短了。
四维虫子
    "时间不是流逝的,流逝的是我们。 真理属于人类,谬误属于时代"
 
真正的世界
    "你知道为什么有些时候,面对一些很明显的事物却难以分析,不敢下定义吗?其实是思维影响了人的判断,所处思维状态导致了人看不清本质,干扰人判断的能力。"
    "我们每个人都是有思想的,所以在我们看待事物的时候,其实就是加了自己的主观意。也就是说,你认为的颜色,在我看来并不见得是鲜艳;你看到的红色,我也许会觉得偏黄;你尝到的甜,在我尝过后觉得发酸;你认为的很远,我可能觉得不是特远;你认为那很艺术,我却觉得很通俗。"
    "经历、学识、造诣、见识、知识,这些因素客观的影响了你,组成了你的思想,所以最终又成了你的主观。当你知道的越来越多,你和别人越来越不一样。"
    "如果你带有自我意识的去看,你看到的其实是你自己。你想过没有,真正要做的,不是什么都放弃了,不是无任何态度去看。那不是超脱,那是淡漠,那种状态根本看不到,顶多目中无人而已"
    "想要看到真正的世界,就要用天的眼睛去看天,用云的眼睛去看云,用风的眼睛看风,用花草树木的眼睛看花草树木,用动物的眼睛看动物,用人的眼睛看人。"
    "如果那天你看到我疯了,其实就是你疯了"
 
在墙的另一边
    "你会不会觉得这个世界不对劲?一切都好像有点问题,但是又说不清到底什么地方不对劲,看不透什么地方有问题。有些时候会若隐若现的浮出来什么,等你想去抓的时候又没了,海市蜃楼似的。你有时候会明显的感觉到问题不是那么简单,每一件事情,每一个物体后面总有些什么存在,而且您可以确定很多规律是相通的,但是细想又乱了。这个世界有你太多不理解的,就像隔着朦胧的玻璃看不清一样,你会困惑到奔溃,最后你只好用哲学来解释这一切,但是你比谁都清楚,那些解释似是而非,不够明朗。"
    "不能要求虫子想很多,但是也不能认为想太多的虫子是有病的。应该允许不同于自己的存在。"
    "N个精神病医师曾经告诉我,千万千万别太在意精神病人说的话,别深想他们告诉你的世界观,否则你迟早也会疯的。"
表面现象
    "公园长椅上有三个人,其中两个一直在假装捕鱼撒网捞鱼。另一个在看报纸。警察问后者,你认识他们吗?答:认识,我带他们出来散心。警察说,赶紧带他们回家吧,在外面会吓到人。答:好的,我马上带他们回去。然后他把报纸放在一边,空手开始划船划船。”----有个精神病人讲了个笑话。"
永不停歇的心脏
    "其实,我想通了很多很多。生和死,不重要,重要的是去尊重生命;生命是否高贵不重要,重要的是尊重自己的存在;在自己还有生命的时候,在自己好存在的时候,带着自己那颗人类的心,永不停息地追寻那个答案。有没有答案,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充满期待。"
迷失的旅行者——中篇:压缩问题
    "灵魂怎么就不能是很多个了?神怎么就只能有一个?没有神就没有信仰了?难道没有上帝人就不爱了?没有佛祖就没有开悟了?没有教廷就道德沦丧了?到底是信仰自己的心,还是在迷信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?真正的信仰是不会动摇的,哪怕没有神都不能影响自己的坚定,这才是信仰。真正的信仰,能包容所有的方式,能容纳所有的形式。只有迷信的人才打来打去呢,整天互相叫嚣:你是错的我才是对的,你是邪道我是征途。这是迷信,不是信仰"
后记:天才和疯子也许只是一线之隔,当你的想法疯狂到除了你自己谁也理解不了你,那么很有可能你就是个疯子,然而当你的想法被证实确实可行时,那么你可能就是天才。
    大部分的疯子都是把自己固化在自我思维或精神枷锁之下,可能是一个念头、一套理论、一种思维方式等等。而你又会发现其实"疯子"角度会很独特很新奇甚至有些疯狂。